麗品畫廊 LIPEN Art Galerie

展覽回顧 > [ 漫境當潮。] 廖文彬個展

[ 漫境當潮。] 廖文彬個展

展覽時間 :   9/7( 六) - 9/22( 日)

寵物 VS. 寵物 系列

身為21世紀的新人類,我們享受著科技帶來的高度文明、娛樂、便捷及物質需求,但相對地我們自身也陸續出現許多矛盾問題尚待解決!除了自身的問題,我們更應該去關心其他物種生存及周遭環境的問題,對道德& 價值觀重新審視此乃當代的意義。

寵物指人們不是為了經濟利益目的,而是為了精神目的而豢養動物。為了排解寂寞或娛樂目的而豢養牠們,大多數寵物在主人那裡可能會受到良好的對待。但由於對寵物的龐大需求,導致市場的出現,為了營利,從野生到達市場之前,也會導致許多動物不必要的犧牲(死亡)。但我們往往不在乎這些弱小的生命,只在乎任意支配其他生物的主導權隨自己的意志決定該物種的生死。

在古代,人們為了捕捉老鼠,而開始馴養貓成為家中寵物。曾幾何時,人們也意外發現狼具有狩獵本性,於是開始馴養狼成為家中寵物,協助人類獵捕其他動物為食,並負責保護家人& 看守家中的財物,所以從狼的演化即可看到現今家犬的始祖。人類馴養動物作為寵物和陪伴動物,從單純的工具到成為互相倚賴的盟友關係已經有很長的一段歷史淵源。

表面上,人與動物之間似乎是對等關係?其實不然,因為動物是被人類從原始森林帶到人類的世界,且經過人類文明的洗禮,所以牠的角色也從"工具"逐漸演變成夥伴、盟友的關係。然而,我們硬是剝奪其原始本能,使牠們脫離同類並塑造成我們想要的樣子,為了改變牠舊有的習性,人類強迫牠學習各種新的行為模式,變成我們貼心的寵物,甚至我們還貼心地為牠們製造許多人工的玩具,取代同伴的角色,終其一生,這是牠的宿命。

從生物鏈的角度來看,強勢的物種總是主宰著弱勢族群,或許這是生命歷程的循環。但大多數的生物在繁衍下一代時都有隨時犧牲自己,換取下一代生存機會的決心,在每一種生物眼裡,其他生物不過是(食物)而已,幾乎沒有一種生物會有閒情逸致去餋養其他生物來作為玩樂或欣賞的對象。也唯有人類會飬養著各式各樣的動物,甚至是同類,只為了滿足個人的情趣& 私慾,這在其他物種看來是極不可思議的現象?

而貓狗乃是人們最普遍餋養的寵物之一,隨著近年影視媒體大量渲染,使得更多人開始餋養牠們,從鄉村到都市幾乎無所不在。一旦這些流行退燒,人們就開始嫌棄牠們,任其流浪街頭,自生自滅,牠們的生命幾乎完全是掌控在人類手中。

然而人也是有感情的高等動物,因為朝夕相處久了,人對寵物也開始有了感情,一旦某天失去彼此時,卻猶如逝去親人般傷痛。為何我們會有如此反應?也因為有了他們的陪伴,使我們在同類以外獲得心靈上的慰藉、抵銷孤獨,而牠的存在與否,也讓我們重新思考身為人的存在本質為何?

自古以來人類自詡為萬物之靈(首) ,其實我們又未嘗不是其他更高等生物的寵物?

被城市遺忘的人 系列

一直以來,古今中外許多藝術家總喜歡以週遭最貼近的事物為觀察或描寫的對象。從另一個角度而言,藝術家這種對現實的紀錄亦相對"虛構"了另一個不為人知的世界。這個虛構的世界是藉由藝術家長期的觀察跟自我對生命價值的思考所結合的,所以它既是真實的,亦是虛構的。

每天,我們總在經歷不同的人生,因此我開始思考著生命的脆弱、無奈、困頓、離合…生存的意義?其實,我看到的不是事物的表象,而是反面,這時候人的問題反而被抽離,因為我所關注的是事件本身(大環境的迅速變遷使人顯得更加渺小如螻蟻般)。有一天,當集體的社會意識開始產生動搖而迅速崩解時,我們也必陷入混亂的流沙中,在這個著眼點上,人的問題也成為不可抗拒的因素之一。

有人說:人的一生,是由一連串片段的記憶組合而成。

記得小時候,走在街上,都會不經意地看見幾個乞丐在乞討。隨著社會進步與繁榮,這些乞丐似乎消聲匿跡了好長一段時間……直到近幾年,好景不常的是,不僅是乞討的人,拾荒者、無業遊民,逐漸散播在城市的各個角落,成為了這個邊緣城市的邊緣人,而這些人的生命是否確實輕如鴻毛?

社會越進步,道德卻越墮落。

政黨互咬、商人走避、資金外移、國庫虛空。國家陷入內耗而社會問題愈加壁壘分明,媒體廣告日日夜夜吹捧炫富的空殼,誇耀他們如何奢華的豪宅與名牌精品名車;殊不知,另一面因為經濟的壓力,造成許多白領階級面臨中年失業、家庭失和、單親問題、獨居老人,以及為了生活汲汲營營的中低階層如何生存?這些人生活在我們的周圍,我們偶爾還能與他們不期而遇。但是,又有誰真正地關心過他們?

日昇,日落。

曾經走過繁華炫麗的都市,記憶亦隨著新時代所製造出來的文明垃圾沉積在歷史裡,人口越密集的城市,垃圾也堆積得越高,倒塌的危險越大,哪怕是一支小小酒瓶,可能都會讓它造成大崩解?然而﹔冷卻已久的都市心靈卻選擇了視而不見與漠不關心,我們總是只關心我們眼前看到的,至於看不到的就選擇忽略它。那些行匆匆而聲寂寂的「人們」,則是日復一日地迎接這座城市所製造積累的驚人產物,汲取它僅僅剩餘的價值……

文/ 廖文彬 (Johnny Leo)